草莓成人视频

说完最后一句,夙夜便回到了伏羲琴中,过了许久,落蝶才回过神来,看着山洞里再无少年的身影,喃喃道:“他……他走了?”

“回琴中了。”

萧尘一边说着,一边慢慢将三枚化血针收了起来,总算是有惊无险,还好今晚有夙夜出来震慑住了那老驼背,否则后果当真不堪设想了,此地不宜久留,须尽快离开才是。

落蝶想起昨日争夺扶桑之花时,他忽然以一张瑶琴震退百余人,原来那就是传说中的伏羲琴吗,他到底是什么人,为什么会有伏羲琴这样的上古神器,而且还认得琴中琴魂……

“你在想什么?”

“啊……”

见他忽然向自己看来,落蝶忙摇手:“没……没有……”又岔开话题道:“我们,现在就走吗?”

萧尘向外面夜幕笼罩的山谷看了看,他现在伤还未好,行动十分不便,本来是打算在此疗伤一夜再走,但现在看来,既然骆青河能够追踪上来,难保其他人不会追上来。

而且最关键的是,万一仙盟派人来这穷桑山里面,到时候就更加走不了了,思念及此,说道:“事不宜迟,今夜动身。”

“好。”

落蝶用力点了点头,当下便将他扶着,怕人发现不敢御剑,这一路则只能展开御风神行术,往穷桑山外面而去。

三天后,两人终于出了穷桑山,但是接下来要去哪,却是个问题,萧尘杀了仙盟的云天子,此时此刻,仙盟已经派遣无数人来找他,金乌国显然是不能去了,一去的话,必然被抓住,而被抓住的下场,恐怕比死还痛苦。

珊珊恋上你的床

前面是一片连绵无际的山脉,不知通往何处,但至少不是去金乌国,萧尘眉头紧皱,他若走这边的话,那就是反方向而行了,会离东海越来越远,到时候如何回去?

可若不走这边,他现在伤势过重,没有任何修为可言,倘若被抓住的话,后果如何已是显而易见,仙盟来抓他,不仅仅只是因为云天子死在了他手里,而且还有扶桑之花,甚至金乌足和他所身怀的功法。

想到这些,萧尘情知在伤势恢复之前,无论如何也不能去金乌国那边,只有等伤势恢复了,才能够回去。

“那我们……现在去哪里?”

落蝶看着他,小声地问道,萧尘向她看了看,皱眉道:“你现在去哪里都比与我在一起好,现在仙盟要抓我,他们的实力有多强,你应是比我清楚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落蝶低了低头,说道:“可是我现在也不知道去哪里啊,他们知道是我救走了你,断然不会放过我的。”

“罢了……”

萧尘摇了摇头,寻了一处方向,道:“先去那边。”

两人不再多做停留,立刻动身,到暮色降临时,来到了一座深幽的山谷,此处灵气倒还充沛,应是少有人来这边。

现在他身受重伤,只能先找个无人之地静心修养,一切待功力恢复再说,两人便即往深谷里走去,约莫行了一炷香时辰,忽见前方一座悬崖下,竟然盖有两间小茅屋,只是院子里已是杂草丛生,想来此间主人早已不在。

“等等……”

萧尘立即警觉了起来,原本以为此处无人,没想到曾经竟然有人在此处盖建茅屋。

落蝶也停了下来,望着远处那两间小茅屋,只见上面已爬满荆棘藤蔓,想来主人早已不会回来,说道:“无妨……我们去那里吧,正好替你疗伤,这座幽谷人迹罕至,应是不会有人找到这里来。”

“恩……”

萧尘点了点头,他身上的伤已是越来越严重,不能再耽搁,否则时日一长,必会留下永久的创伤,对他往后的修炼而言,是一种莫大的阻碍。

两人小心翼翼去到那小院子里,两间小茅屋勉强还能遮风挡雨,进到屋中后,只见里面桌案已生尘,应是许久不曾有人来过。

萧尘在屋中看了看,只见桌上还放着一些早已泛黄的宣纸,因雨水滴漏在上面,画上的墨迹也糊作一团,旁边的砚台也早已布满灰尘,不过想来,昔日此间主人,定是位喜好山水的隐士。

萧尘取过纸笔,又调了些墨汁,开始在纸上书写,落蝶站在一旁歪着头看他写,见他所写尽是一些药材名称,有常见的也有罕见的,问道:“公子所写这些是什么?”

萧尘将最后一样药材的名称写在上面,一口气吹干墨迹,将纸递给她:“倘若你想帮我,就去把这上面这些药材替我找来。”

“这些是……”

落蝶见他上面所写,有好些药材的名称,自己连听也未曾听说过,不禁有些疑惑,萧尘道:“这些能治好我身上的伤。”

当初他在蝴蝶谷,怎么也待了一年多的时间,平常无事的时候,便翻看沈婧的医典,帮沈婧磨药,有时候沈婧也会指导他一些医术,此刻沈婧不在,他唯有以当初学来的医术自救。

落蝶没想到,原来这个男子,居然还通晓医术,瞧他一下就写出这么多药材来,看来医术定然不浅,他应是能够自己把自己治好,当下点了点头:“恩,我去金乌国,定把这些药材找来。”

“且慢……”萧尘又将她叫住了。

“你……还有何事?”

落蝶看着他,不知他又要吩咐什么,只见萧尘慢慢站起身来,看着她道:“一码归一码,当初姑娘承诺替在下找到旸谷,已然办到,那时你我已各不相欠,如今姑娘又替在下去寻药材,在下自然不能让姑娘平白去做这些事。”

说完,只见他从袖中取出几本秘籍来,这些心诀也算是一些上乘心诀,是他之前一路所获,此刻他将这几本心诀递给落蝶:“这些心法于你修炼有益,就当做是采药之酬,今日我将其赠予你。”

落蝶愣了一下,仍是伸手慢慢接住了他递过来的心法,萧尘又道:“至于那日姑娘在旸谷外面救下萧某一命,萧某只能来日有机会了再还。”

落蝶愣愣地看着他,难道所有事情,一定要分得这么仔仔细细吗?一定要所谓的互不相欠吗……

“那……那我先去了,你放心,我很快就会把这上面的药材替你找来。”

落蝶看着他,说完最后一句,便匆匆往外而去了,此处去金乌国,要避免被人发现,至少须数日,还要找这些药材,来回少说要十日。

萧尘望着她渐渐消失不见的身影,慢慢去到屋外,看着这暮色笼罩的幽谷,深吸口气,未央,等我,扶桑之花我已经找到了,一定要等我回来……

“呃!”

就在这时,他感到脑中剧烈一痛,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强行钻出来了一样,令他脸色一下变得煞白,连脚步也快站不稳了。

而也是与此同时,在他脑海里,忽然响起了一阵阵诡异的笑声。